台媽台姐部落格

木屑香流過空氣

我們家最近搞裝修,我媽買了個五鬥櫥,請了工人到家裏來裝。昨天我考完試,人家正好到我們家樓下。我第一眼並沒認出來他是工人,他戴一副眼鏡,圓領的藍底黑條短袖,身邊還站著一個小胖子,是他的兒子。
不管怎麽看,他都不符合我印象中工人的形象,那身休閑裝與工裝相去甚遠。如果第一眼見到他,我會以為他是個坐辦公室的文職人員。

標籤:

發表: tmtsblog 分類: 未分類 迴響: 0 瀏覽: 4

一夜便再無少年

其實我對大部分事情有所預料,一件違背常理的事必定有其根本原因。我沒有推理的習慣,只是反常帶來的危機感比別人強一點?比如沒事加我QQ,加我微信,半年說不了一句話問我考的怎麽樣,被我拉黑兩年了托別人祝我生日快樂。喜歡,咳嗽和貧窮是藏不住的,堪稱從不出錯至理名言。

標籤:

發表: tmtsblog 分類: 未分類 迴響: 0 瀏覽: 3

限定

好在溫洛祁也不是真的靠天賦穩在年級第一,還是要聽課的,陌予沨這節課也就沒受到其他“調侃”。

標籤:

發表: tmtsblog 分類: 未分類 迴響: 0 瀏覽: 4

枕頭

我說我的本質是枕頭,枕頭應該留在床上,我也相同。
他說:“你的心裏是一個人。”
“這怎麼可能?”我冷笑道,“你見過沒有床就

標籤:

發表: tmtsblog 分類: 未分類 迴響: 0 瀏覽: 3

小貓好夢

阿薇爾倒是如她所說的一樣,變成了一只不管去到哪裏都不會被懷疑,說不定還能被餵好吃的的大白貓跑掉了。真是便利的不得了啊,這種能力……而沒有這種能力的我,所能做的,就只有——
“請問你認識一個叫凱麗的人嗎?”

標籤:

發表: tmtsblog 分類: 未分類 迴響: 0 瀏覽: 2

“我”們之中出了一個歐洲細作

每天都想暴富。
其實理智上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還是會時而陷入一種狂熱的幻想。

標籤:

發表: tmtsblog 分類: 未分類 迴響: 0 瀏覽: 3

本著責任心在做事

路邊花盆裏忙來忙去的小蜜蜂,從這朵紅色的花上飛向另朵黃色的花上,又從另朵黃色的花上飛往這朵黃色的花上。
天真的女童問媽媽,媽媽媽媽,為什麽小蜜蜂要在飛到花裏邊呀?

標籤:

發表: tmtsblog 分類: 未分類 迴響: 0 瀏覽: 3

記一次和萌芽編輯部的夏日邂逅

巨鹿路在我的記憶裏,一直都是綠樹遮陰的樣子。昨天從地鐵口出來,再次看到路兩旁參天的巨樹,光斑印在路面上,好像緊張也都少了一些。
到了作家書店後,立刻聯系接頭人,被帶到了現場,似乎我是最早到的。第一位來現場的是負二老師,他坐下後,我意識到應該去打個招呼,但剛一走進,只能轉一個方向,去拿書。

標籤:

發表: tmtsblog 分類: 未分類 迴響: 0 瀏覽: 3

雀女

哥哥倒也說過他要娶了那雀女。
雀女有一頭淺棕褐色的長發,幾乎及腰。她任長發松散垂下,在肩際束起,因而舞蹈的時候總不輕易地像散發一樣隨著舞蹈擺動,而是晃動著靜靜垂下,笑起來可愛得很,可能是就這樣被叫了雀女——那時候還戰爭未起。

標籤:

發表: tmtsblog 分類: 未分類 迴響: 0 瀏覽: 3

只有前半生的貓

 鄰居家有了一只黑貓,很突然,是在炎熱的盛暑養的。

標籤:

發表: tmtsblog 分類: 未分類 迴響: 0 瀏覽: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