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媽台姐部落格

看著你

她的眼睛像警惕的小鹿。
她的爸爸待她不好,經常說一些傷人的話。
我們認為,第一異性留給她的創傷,間接導致了她如今在男性面前安全感的缺失。
而這種缺失的結果,就是她一旦嗅到危險的信號,就一溜煙跑了。留下追求者(我)在風中淩亂。
(嶽父,你這樣讓我很難做啊)
因此作為追求者,必須給她擲地有聲的保證,作為男性品種多樣性的證明。
“我和你爸不一樣。”
“我可以帶給你快樂。如果你願意,我還想帶給你幸福。”
至於我,經驗遠不足建立適合自己的兩性交流模式。換句話說,車技太差。膽子太小那種。
這就要說到我的家庭。這裏不作討論。
因此我面臨來自她與自身的兩重困難。我的成功取決於我能不能巧妙地實現圓滿。
我看見她在河對岸。我踩進水裏,走得很小心。河水很湍急,逐漸淹沒了我的肚子。河流激起的水花模糊了我的視線,模糊了她在對岸望著我,眼睛像一只警惕的小鹿。受過傷的小鹿。
意識是不斷展開的連續體。這一瞬間的我在下一瞬間便降落到過去,而現實取決於有機體在兩條或以上道路中做出的選擇。
這條河是我的歷史,也是她的歷史。
這條河很湍急。兩個意識的相遇需要彼此的擺渡。
我要跨過多少歷史,才能牽起她的手。

標籤:

發表: tmtsblog 分類: 未分類 迴響: 0 瀏覽: 0
迴響列表
張貼迴響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裡發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