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媽台姐部落格

廟與鐘

上山的石階長出了青苔,看起來軟茸茸的,一片綠色中還混著些枯黃,有氣無力。
  廟很小,幾步就到了頭,但廟後有一片原野,說是供遊客欣賞,更覺得是給靈魂脫韁,讓它也躺一躺草坪。
  我不信佛,這裏更像是我的墓地。
  可是人一旦有了執念,就會信他所信。他也不信佛,他說這裏更像是墓地。
  身後的小和尚正悄聲議論著。
  「欸,你說那個姑娘怎麽隔三差五就來一次啊。」
  「不知道,每次都在那跪好久,也不知道在許什麽願。」
  「就是就是,搞得好像許下就會靈的樣子。」
  我只是跪著,不為誰,也不許願。
  我好像跪了好久,從上天裂了一條縫隙開始,又好像只跪了一瞬,到夕陽西下結束。
  黑色褲子上的灰塵不是那麽顯眼,太陽投了一片陰影。
  撞鐘了。
  遠處的聲音到耳裏悠揚且悠長,風與鐘聲纏綿,卷起了地上的梧桐葉。金色的犬被斑馬線分割,雛菊孤零零開在墻角,似是祭奠。已分不清是思念還是執念。
  此時已是冬天。
  又是三聲鐘響,我看著你送我的那根紅繩。
  撞鐘的時候念一個人的名字就會庇佑他的平安。
  僧人會想念著誰呢?
  祝你平安吧,幸福對我們說都太奢侈了。

標籤:

發表: tmtsblog 分類: 未分類 迴響: 0 瀏覽: 0
迴響列表
張貼迴響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裡發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