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媽台姐部落格

必須要試試

星期一的晚上有班主任的課。他在每節課開始的時候,都是提問新聞。這個會算到最後的平時分裏面。所以大家都會在上課之前,猛翻新聞。
班主任說要先提問男生,然後再隨機提問,因為男生比較少。白樂徽在開始的時候,還拿著書,準備好好聽課,畢竟這個學期要認真考試。
提問完新聞,朱老師剛講了幾句,就把話題扯到了他兒子身上。他說他兒子在H省的一所985大學,學習特別好。G大的待遇特別好,和H大的簡直是天差地別,人家不僅洗澡很便宜,還有免費的熱水。非常好的宿舍。他還說他只喜歡兒子,還好他只生了一個,正好是個男生。
白樂徽本來是準備聽課的,但是班主任莫名其妙的把話題轉到了奇怪的地方。但是她又不太敢玩兒手機,畢竟在前面坐著。左看右看,發現大家都在玩兒手機。於是白樂徽也開始玩兒手機了。正好想起了班主任說的《侯衛東官場筆記》,她就打了這本書,如果單純當做一本課外讀物的話,還是不錯的,但是當它變成了考試內容後,就不會有人想看了。而且這個書竟然有八部,八千多頁…
看兒一會兒,又突然聽到班主任說到了考研的話題。白樂徽又把註意力轉移到班主任這裏。他又說「大家最好都考研,提升一個自己的學歷,讓自己的身份鍍個金。不過女生嘛,讀個碩士就夠了,男生嘛,最好讀個博士。為什麽這麽說呢?因為女生的黃金年齡就是三十歲,到了三十歲之後,就容易嫁不出去。而且學問太高,也不容易找到合適的男人。」
白樂徽聽了覺得很迷惑,為什麽女生一定要回歸家庭呢?明明女生也可以在研究學問方面,有更大的成就。打破刻板印象才是最重要的。班主任這種言論,只會加重性別歧視。然而白樂徽看到班裏面的男同學竟然還挺認同。
下了課以後,白樂徽覺得心情很不好,她非常不認同班主任的話,但是又沒有辦法當場反駁。還有一個讓人顧慮的點是,班主任還掌握著她們的期末成績。雖然心裏想的事情很多,但是她依舊要去二教繼續做其他事情了。
白樂徽在樓下等薛佳怡下來,一起去社聯開會的地方。薛佳怡今天轉了專業,並且她也想競選部長。她們約著一起去找之前的部長去取經。
剛到了教室,劉麗學姐早就在那裏等她們了。想要競選的人還挺多,一共來了五個人。白樂徽她們剛進門,「麗姐,我們來了。」「來的剛好,我正要說事情呢。在你們競選之前,是我們競選,所以如果我競選成功的話,你們就會容易很多。你們茹姐和嶽哥都不競選了。」有人問「為什麽呀?」「欣茹覺得組織太累了,就不想弄了,王嶽掛科了,所以他不能選了。所以你們千萬不能有掛科的。」
白樂徽心想:還好假期把那個掛科的課補修過了。她問了問其他同事,大家的成績都還很不錯。麗姐說要把所有的成績都打出來,不僅要有課堂成績,還需要綜測成績。還有報名表,將這些都打印出來,審查合格了以後,才能夠開始下一步。
白樂徽忙完這些,回到宿舍後,除了郝愛民大家都在,還都是很輕松,很快樂的玩兒手機。她剛弄完這個成績單,有個同事就給她打電話,非常直接的說「白樂徽,你能幫我把成績單弄好嗎。」白樂徽正在弄電腦,就答應了。「這是你部長嗎,這什麽態度呀?」余笛對這個人還挺好奇的。但是因為沒有掛電話,那個同事聽見了,估計覺得不太好意思。就不用白樂徽弄了。就掛了電話。掛了電話後,余笛立馬說「這種人就不應該慣著她,這也不是求人辦事的態度啊。」「就是,這樣的人,一定要拒絕。」佴褀立馬說。正好,白樂徽也不想弄,也學到了拒絕人的技巧。
只是看大家都很閑,她突然有點後悔,但是已經開始了,就必須要試試。

標籤:

發表: tmtsblog 分類: 未分類 迴響: 0 瀏覽: 0
迴響列表
張貼迴響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裡發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