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媽台姐部落格

今天和親戚一起吃火鍋

今天和親戚一起吃火鍋,桌子上除了我和小姨都是長輩,我如同往常一樣縮在角落當處理食物機器,中途還加了很多次飲料。
聽老一輩的人聊天很有趣,他們的聲音很大,談生死如吃飯,講公社,講饑荒,講文革,講過去的一切,他們的時光多在新舊世界的交界處,前後變化大,談來談去最後覺得現在的日子幸福。
"那個時候還要吃黃泥巴喲。"姨公說。
"之前都不準開火全部都吃食堂結果後頭就吃垮了噻。黃泥巴我就吃過一次,吃了覺得還不如吃草哎。"外公說。
"餓得嘛,沒得辦法。"姨公喝了一口酒。
"那不是楞個,黃泥巴難得咽。"外公頓了頓說,"我們再活個十年二十年,就算是吃了苦了也享了福了。"
火鍋的熱氣與他們的談話交織出了那個過去的世界,文革時村裏一個農民澆水澆偏了說了一句"淋飈了就被抓走",文革結束那屆高考據說只考兩科考六十分就能上大學,有人受不了當兵的苦逃走整個營半夜不睡覺硬是要抓回來,和同事悄悄越過鐵絲網去下館子吃飯"我們甩起吃,吃了一塊四角一,他喝酒還要了二兩酒。"
幾個老人說著地道的重慶話,他們笑著,滿面紅光。最後看向我說,"娃兒你要爭點氣,考個好大學。"
即將成年的我無法想象度過幾十年漫長的時光後的他們的心境,那段歷史在他們心中依舊鮮活,走在街上他們能說出每個新地方的舊貌如何。而我,只是單單觸碰了邊角,不知道為什麽,就感慨萬千。

標籤:

發表: tmtsblog 分類: 未分類 迴響: 0 瀏覽: 0
迴響列表
張貼迴響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裡發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