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媽台姐部落格

蘇一的平凡二三事

      這是蘇一畢業後的第3年,她開始了她的第二份工作,雜誌社的小編輯,不是最理想的工作,因為最理想的工作沒有考上。她內心也不是不焦慮,只是畢業後接二連三的變化,讓一直活在理想世界裏的她一時之間難以處理,只能告訴自己別怕,繼續走,一步一步來。
      蘇一變得越來越喜歡獨處,越來越害怕手機消息的提示音,害怕假期,因為不想回家,她不想面對家人們關心的眼神,和閉口不談的她的工作,這比批評更讓她難以接受。
      但好像又沒有比批評更讓她難以接受,尤其是來自父親的批評。蘇一知道父親是愛自己的,愛這個家的。但是父親從蘇一記事的時候就一直在外奔波,這讓本就性格內斂的她不知道如何和父親親密起來,即使她還記得第一次拿零用錢送給父親禮物時他紅了的眼睛,記得掙了工資後給父親買了一副墨鏡,可他卻舍不得帶的樣子。可是蘇一還是下意識的和母親更親密些,尤其是每當父親以一種責怪的語氣問起她最近有沒有繼續準備求職考試時,母親會下意識地維護蘇一,說她心裏有自己的安排,怕這對父女又嗆起來,但父親總是會繼續嘆口氣,把關心深藏起來,用蘇一最不喜歡的言語繼續嘮叨著,於是,每次對話都會以一場爭吵而結束。蘇一每次爭吵後都很後悔,因為作為父女倆她當然知道什麽樣的話最傷害對方,蘇一也很傷心,不知道為什麽父親不理解自己,反而一步步逼著自己。
      直到一天,同樣的戰爭再次來臨。只是蘇一看著眼前的局面,突然冷靜了下來,有一瞬間,她覺得自己仿佛不是這個場景裏的人,在上空看著這一切,她感到累了。
       她決定心平氣和的和父親談一談,奇怪的是,在談話裏她一滴眼淚也沒有掉。直到父親說“我總覺得,你們才是魂牽夢縈一家人。”
      蘇一那一刻仿佛被人狠狠地打了一下,楞在了當場,她沒有再辯解什麽,回到了自己的臥室,耳邊一直回響著父親的那句話。眼淚這時不聽話地流了下來,是啊,這些年,她一直感嘆為什麽別人家的父女關系那麽親密,可她卻未曾感受過這樣的感情。可是,或許那個時刻來過,是她讓她溜走了,在她玩笑時不分輕重的言語中溜走,在吵架時毫不退縮,必須爭個輸贏中溜走,在父親表示關心,她不知所措,用尖刻回復中溜走……父親也想要和她親密,可父親不知道如何表達,或許表達過,但被她錯過了,於是,慢慢的變成了這樣的父女相處模式。
      想了很久後,她決定改變自己,學著軟下來,學著也對父親撒嬌,學著說話不再沒大沒小,學著在父母之間滅火,而不是澆油。
      後來的日子,即使偶有沖突,但是蘇一明顯得感覺到家裏的氛圍變了。變得笑聲更多,變得更加親密。蘇一從小就被總被外人誇贊懂事,可直到現在,她才覺得自己或許真的懂事了一些。
      在家庭中的成長可能不是以18歲為終結,也不是以進入社會為終結,以什麽為終結呢?或許永遠沒有終結。
       蘇一在備忘錄裏寫下:耐心和寬容總是給了所謂的“外人”,而覺得家人要理所應當的包容自己的一切,以為這是一家人親密的象征,也或許只是給自己不長大找的理由。不過這都是以前的自己了,現在的我想對家人更好一些。
一些話:寫完想了想,蘇一或許是我,一個普通人,有著普通的煩惱,沒有驚天動地的故事,在平凡又不平淡的每一天中慢慢成長著。

標籤:

發表: tmtsblog 分類: 未分類 迴響: 0 瀏覽: 5
迴響列表
張貼迴響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裡發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