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媽台姐部落格

像樣兒的周末尾巴

用眼睛細細咂著鱗次櫛比的老樓,
老舊的木框窗和塑鋼窗交錯,
黑色的電線裸露在樓外纏繞成一股,
比亞迪旁邊停著三八大杠兒,
被砍掉的大樹枝截面塗著紅漆,
六七個裝著二手衣服的麻袋被藏到亭子的上梁,
兩塊磚分別在破三輪車的後輪擋著,
要賣的廢紙殼整理好後夾在護欄和窗戶之間,
窄小的水泥路磨出兩條清晰的輪胎印。
到處灰撲撲亂七八糟的。
“吃完了?”
“吃完了,你也吃完了?”
碰見的人隔著好遠就打招呼,
大爺大娘聲不小。
老人們吃飽飯聚在一起嘮家常打撲克,
沒輪上上場的大爺,
站在旁邊觀戰也怡然自得。
我作為旁觀者,
也跟著樂呵起來。
麻雀嘰嘰喳喳,
烤串兒的香氣撲鼻,
我坐在亭子裏發呆,
很久沒有這麽自在地浪費時間了,
喜獲生活的庇佑,煙火氣的庇佑,
我在活著。
夕陽逐漸削薄,
變暗,變冷,
天有點兒涼,
回家吧。

標籤:

發表: tmtsblog 分類: 未分類 迴響: 0 瀏覽: 5
迴響列表
張貼迴響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裡發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