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媽台姐部落格

老王買瓜

        老王買的瓜,也是傻白甜,本是應付五一小長假的,拿來自己品嘗。一來慰籍自己前幾天做的美容小手術,小小慶祝一下,沒有留下傷疤;二來小長假即至,家中又空無一人,老先生獨守空房,崇尚高大上的賤人,又去五臺山掃塔了,老王自己一個人在家吃嘛嘛不香,有個甜瓜也算有了念想。
        不曾想,小白手見了,無意中打開了盛瓜的包裝,老王是死要面子的人,於是就將計就計,拿不回家了,索性吃了吧。
        需要說明的是,我起初不知道是老王買的瓜,反正有瓜吃,不吃白不吃,可不是我先下的手,我不過是一看客而已,你吃,我看著你吃,看你怎麽吃得下?
        小白手和老王同時各執一瓜給瓜打皮,由於所有工具不同,小白手先把瓜完整地削好了,老王還沒找到突破口,於是,我們三個人分吃了一個瓜。
        等到小白手吃完了瓜,抹了抹嘴上的流油走了以後,老王才打開自己的瓜,註明沒有削皮,我還是看著老王吃,老王不忍心獨吃,就又分我一半,當然此瓜壞了一塊,所分可能有四分之一有余,還是沒有打皮。
        我吃著瓜去看亓副教授存完了錢沒有,有意讓瓜而瓜已入我口,就說還有,等會你自己再下手不遲,可是裏邊的人見了,就嚷嚷著也要吃瓜,於是我就鬼使神差地把老王的瓜分了一個給裏邊,還剩下一個。
        給誰呢?這是一個很難決斷的問題,裏邊有胡司令、小美女、大美女和美人,關系都差不多,好的不得了,給誰不給誰呢?就一個瓜,老王咋不多買一個?
       於是給了胡司令長官,他年齡最小可官最大,這有點阿諛奉承的意思,但我的意思是你們分著吃。這樣,誰也不得罪,不知道是不是按我的意思分的?
        胡司令問誰買的瓜,我當時不知道是老王買的,不敢妄加猜測,就說你管誰買的怎麽?還想還人情嗎?這可是我自作主張一回,也是拿老王的瓜為好人頭一回,如分贓不均,出現裂痕,休要怪罪,要怪還是怪老王吧。
        這時候還剩下一個瓜,亓副教授親自打皮,打完皮委托我切開,我一分為四,亓副教授吃一塊,老王提醒我已經吃了不讓我吃,我也沒想吃,就拿了兩塊送到低櫃上,白美人眼尖先搶得一塊,小曲子與還沒取名的小妮子互相推讓,最後小曲子僥幸得一塊,老王見此又拿來最後一塊給小妮子。
        於是,除了該走沒走的人,和不該走走了人都有幸吃了老王的瓜,老王賣瓜老王誇,老王買瓜一個沒拉下。
        請問,老王一共買了幾個瓜啊?
        呔!吃著老王的瓜,說著老王的壞話,也忒不厚道了吧?嗨!你沒發現我始終站在老王的對立面,你們看到的是買瓜的表面現象,而我看到的是老王的內心世界。
       凡夫俗子焉可相提並論?世俗的眼光只配妄論那個歪瓜幾罩杯,而我站在世紀的高度,懷揣著收復臺灣征服世界的偉大夢想。燕雀安知鴻鵠之誌,蝦米比之北海之鯤。

標籤:

發表: tmtsblog 分類: 未分類 迴響: 0 瀏覽: 0
迴響列表
張貼迴響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裡發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