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媽台姐部落格

戳我的人

上個星期四的時候和朋友在班級門口的大空地散步,旁邊是一群打羽毛球的男孩子,不時傳來幾句少年氣的互懟聲。晚自習前的天微微有些橙黃色,我們就晃晃悠悠地走著。突然沖過來了一個灰帽子的男生用手把我一圈,就整個人摟懷裏那種。我朋友和我嚇呆了,楞在那裏不敢動。
然後聽到他窘迫地說了一句“不好意思啊。”就逃一樣的飛奔上樓,後面傳來一群嘻嘻哈哈的男生壞笑的聲音。
我心想人家沒剎住車,也就沒放在心上,慢慢吞吞地又走了幾圈打算回班,倒是朋友回過神來哇啦哇啦激動的大叫,問我有沒有看到臉。
我說沒看清,只看到整潔的發型,灰色的帽子,和醫用口罩下露出的白凈的皮膚。朋友聽了特別惋惜地嘆了口氣 ,我笑她少女心太重,期中考試要完蛋。她又開始哇啦哇啦叫,不過這次是開始懟我。
星期天開始期中考試了,第一門考語文。開考五分鐘前,我在考場裏百無聊賴地玩手指頭,心想是哪個天殺的遲到,導致卷子一直沒發。大概過了有兩分鐘,大家都有些焦躁的時候,最後一個人才姍姍來遲。我擡眼想看看是何方神聖,不曾想瞅見了熟悉的灰色連帽衛衣。
我當時整個人斯巴達,滿腦子草泥馬曬太陽——這特麽也太巧了。然後我就看到灰帽子喘著氣走來,拉開了我後面的椅子。別問,問就是我耳聽八方。
語文考試就這麽過去,我中午回家有些燥熱,洗了個澡,隨手拿了件衛衣一套穿上校服就開奔(我們考試時間比較緊張
奔到考場時我也差點遲到,站在門口被監考老師不耐煩地用儀器掃描了一下,就趕快奔到座位上。因為跑的急,我拉椅子的時候沒控制好力道,撞到灰帽子男生的桌子了。他下意識擡頭,我也下意識低頭,然後他楞了一下。我以為是我把人嚇到了,特小聲地說了句抱歉,就趕快把文具盒拿出來準備考試。
經過下午兩場考試轟炸的我昏昏欲睡地回家,預備去洗個臉清醒一下。洗完臉頭一擡看鏡子——好家夥穿的衛衣和星期四的衛衣一毛一樣,我人都傻了,整這一出。
然後接下來的幾天考試平安無事,悠哉悠哉地度過。今天上午考完物理,監考老師開始把前幾天考的科目的答題紙放講臺上讓我們自己拿,我順手把我們那一列的找出來發了。完了之後下午考英語前,我正犯困,感覺有人戳了戳我:
“有什麽事嗎?”我昏昏沈沈地問。
戳我的人輕輕笑了幾聲,“謝謝你今天幫我拿卷子。”然後遞過來一顆糖。
我迷迷糊糊地點頭搖頭:“哦哦哦沒事,你太客氣了。”順手把糖往文具盒裏一揣。
揣完以後我就清醒了。
能戳我背的
可不就只剩那灰帽子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
直接導致我英語考試結束後頭腦風暴。
然後把文具盒忘記帶走了。
我氜。

標籤:

發表: tmtsblog 分類: 未分類 迴響: 0 瀏覽: 0
迴響列表
張貼迴響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裡發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