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媽台姐部落格

他隱約發現我是個攻的時候

他坐在桌子上,半個身子懸空,靠雙手撐著桌面才勉強沒有直接後仰過去。
教室裏空蕩蕩的就剩下我們兩個,寂靜中只剩下清淺的呼吸聲。
初春的氣溫還是低了些,我感覺他在輕微的顫抖,左手不自禁抱住他纖細的腰身,隔著一件衛衣,我順著他的腰線慢慢往上摸,最後雙手環著他的脊背,然後把臉放在他胸口用力的蹭。
“冷嘛?我把外套給你穿。”
“沒事兒,我不怕冷……把外套穿好。”男朋友坐直了身子,給我把校服拉鏈拉上了。
然後頗為鄭重抱著我的腦門親了一口。
……
“我想喝奶茶。”
“我帶你去喝。”
“我想吃漁粉粉。”
“喏,我還點了小籠包和紅燒肉。”
有那麽一個瞬間,我以為我就像是大街上常見的把種愛撒嬌的小女朋友,哼哼唧唧的要這要那讓男朋友買單又心安理得。
然後突然驚覺我這是在吃軟飯。
當我沈默的掏出手機,思考如何委婉告訴他“我吃的多我買單”的時候。
他一把拽住我的手腕,把我拽進他懷裏。
然後就保持著湊的很近的姿勢,湊的越來越近,我坐在他腿上,緊緊的挨著他。
他鼻腔裏呼出的熱氣輕輕的打在我臉上,那個瞬間我像是被調戲了的良家婦女,低著頭不敢看他的臉。
“我也是個男人,這又不貴,在外面怎麽能讓女朋友付錢,嗯?我還要不要面子啦?”
……這家夥……真他媽欠幹。
這是我腦子裏僅剩的想法。
……
那天晚上是我親的最兇的一次:
粗魯又專註,像是能把人活活溺死在裏面一樣。
把他按在墻上,先暫且不管他背上沾了灰,我只是努力的踮著腳,與他齊平,然後整個人靠在他身上親。
他試圖宣示主權,把我抱住以後占據主導的位置,但我還是悄悄地發力,把他按下去,然後親的更兇了。
良久之後,唇瓣好不容易分開,他臉色酡紅,嘴唇上晶亮亮的,被我啃的有些紅腫。
襯著夜色迷離燈火闌珊,那雙眼裏含著窘迫和躲閃。
他抱著我又問了一遍。
“為什麽我在你面前像個受?”
“……”我沒回答他,只是無聲的咧開嘴唇,回以一個曖昧的微笑。
——問的很對,但你要靠自己發現哦。

標籤:

發表: tmtsblog 分類: 未分類 迴響: 0 瀏覽: 0
迴響列表
張貼迴響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裡發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