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媽台姐部落格

且看那來日方長

白駒過隙,北京的秋也慢慢浸入了城市的各個角落。葉漸黃,氣變涼,離開學的日子只剩兩天。
四中對我可謂是久懷慕藺。沒上初中時我就知道,在皇城根有一個傳奇一樣的學校,我把它當作夜空中的星閃,當作熙攘中的娉婷,當作人間獨有的伊甸園。它是我一切美好幻想的聚集,任何褒義詞在我心中都能形容它而不為過。
我心裏,四中是所有美好形容詞的代指和集合。
我無數次想象過考入四中後我的心情與行為,幻想過校園的內景——它將是一件藝術品。我以為我將先是會激動得沖昏頭腦,然後每當經鄰深夜就會想起喜訊而激動流淚。可中考過後,我只為四中激動、乃至流淚過兩次——分別是簽約那天和校園參觀那天。被錄取,像是意外之喜,也是像是情理之中。查到錄取學校那天,沒有想象中的歡呼雀躍,更沒有奔走相告,就好像這只是一件普通的喜事。
也許這是因為我在四中的「體驗」。不要誤解,在四中參觀、上課的體驗絕對是美妙的、一流的,只不過這和我心中的預期好像差了一點,至於是什麽,我也說不清楚。身臨其境的體驗真正擺脫了附加在其上的光環,讓我能真實的感受它。它很好,但它在我心裏它已不是神一樣的地位,可能只是一個「最優秀的人」。最優秀的人也很好,但它和神是有根本區別的,一個神是不會讓別人走進的,而「體驗」這一行為讓我們看清楚它只是和我們一樣的人而已,將其徹底拉下了神壇。它較普通校來說好像只多了一些優異的成績,有更多優秀的資源,別的好像也很難再說些什麽。
因此,真正考上四中後,我腦中可能只剩下對理想達成的喜悅,而不再有之前幾乎崇拜的奢望。
前天我們參觀了校園。校園很美,雖已入秋,但草木青蔥依舊,仿佛時間只是大人對小孩開的玩笑。六邊形的教室拼接,一片幾何之美。操場可以說廣闊——二環內、四百米、正方形,多麽難得,一片運動的樂土!感染我最深的是校史館。我見到了傳說中的“勞衛製”獎牌,見到四中大小籃球比賽中獲得的獎牌,見到了幾十年前四中的古樸模樣。我見到了歷史的樣子。校史館裏,歷史這一抽象名詞化身於每一樣展品、每一句話、每一幅圖片,讓我真正看到了它的形狀。這種源於歷史的厚重感和榮譽感深深打動了我的心,我的思緒一次次被帶入其中,情感似亂風中飄舞的落葉跌宕起伏。我真的很激動,這種感覺很難用語言描述,他讓我感到來到這所學校的幸福,讓我沈淪,並為之驚嘆。
四中確實是一個幾乎完美的地方,但它也有甚至比其他學校還要嚴重的問題——內卷化。大學高數的內容在這裏可能充其量只能算「基礎知識」,真正的大佬可能早已學完大學知識。打競賽對於有些人來說像是玩一樣。我認為我在原來的初中環境裏也算是「降維打擊」的優秀實踐者,可到了高中我才發現:我在第二層,而別人已經到大氣層了。這種突然的轉變大部分人很難接受,我也不例外。在難受了好幾天以後,我決定重拾初二時的勁頭,繼續向前沖刺。這種勁頭無論稱之為「內卷」也好,叫他「上進」也罷,在我心裏只能算是一種救贖——對虛榮心的救贖——我要在這新的環境裏也閃閃發光。從高數開始,高等代數,抽像代數,普通物理學……基礎不會那就狠補基礎,方法不會那就多多刷題,我相信,我有毅力也有能力在新的環境裏繼續脫穎而出。這是我的桀驁。
之前的入學教育裏,老師曾經引用過這麽一句話:我們是富於創造性的,因為我們一無所知。這是培根先生所言。這句話對我感觸極大,事實上,整節入學教育課我就記了這麽一句話。我想,現在相較於之後的每一秒我都是無知的,任何「此時此刻」都是所謂的「巔峰」。我希望我能在我最一無所知的時刻為之後真正的巔峰時刻留下些什麽,讓他能不忘這小小房間內這位少年——青年的初心與純真想法。
忽然想起初中入學時那句有些賭氣的誓言:
      三年後,四中見。
當時的我有什麽勇氣敢說出這種狂言?!成績一般的我怎麽敢對北京市最好的高中有這般臆想?那可是四中啊!但正是這有些不切實際的大話讓我能在三年內有一個既定的目標為之努力,以堅定的步伐一步步走向成功彼岸。可以這麽說,我最終能達成理想,這句話功不可沒。
那麽,在高中三年的開頭,讓我模仿三年前的樣子,再次充滿豪情地立下「狂妄的」目標,讓它引領著我在四中不斷向前,帶著初心,脫穎而出:
      三年後,清華見。
希望我能像上次一樣,將這個目標一步步變為現實。且看那來日方長,這緊扣我心弦的誓言歌唱的青春史詩!
祝早日實現夢想。

標籤:

發表: tmtsblog 分類: 未分類 迴響: 0 瀏覽: 0
迴響列表
張貼迴響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裡發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