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媽台姐部落格

睡個早午覺

昨天早早睡覺,今天起了個大早,順便去吃了個早餐。起床的瞬間很痛苦,因為我在“繼續睡覺”和“果斷起床”之間猶豫不決。最後我還是違背了想要繼續睡覺的內心。
飯堂的腸粉十年如一日的價格:2塊5,一個對比現在的物價有些離譜的價格。所以,現在的腸粉沒有蔥,也沒有肉了,變成一些蔬菜的點綴。對於想吃肉腸粉的人來說只能安慰自己“價格沒變”,而對於不關心腸粉味道的人很可能就是“今天又用2塊5解決了一頓,無論吃下肚子的是什麽。”
飯堂替我們做了決定,之後可能不會再有想吃肉腸粉的人了,因為大家都不知道有這個東西,包括麻團。
午飯前我又睡了一會兒,睡到口幹舌燥又面臨“繼續睡”還是“醒來吃飯”的抉擇。睡吧睡吧,我對自己說,但不一會兒我又違背了內心的選擇,起床吃飯了。只要告訴懶惰的人如果不做某事會增加麻煩的話,懶人就會麻溜地做好現在該做的事情了。
晚飯的時候我突然覺得這是一頓區別於“飼料”的晚飯。倒不是說它多麽多麽美味,它自然地就讓我產生了想要繼續吃的想法,並付諸實施。此前,吃飯、洗澡、睡覺都像是一件麻煩到令人想逃避但又不得不做的事情。而我在意外的時間入睡,正是為了逃避“不知道該幹什麽”的狀態。思考自己即將要幹什麽比機械地做著什麽更容易讓人想起無邊的溶洞。不管手邊有什麽,開始做吧,做力所能及的。
忽然意識到,這就是自己給予自己的,有限度的自由。

標籤:

發表: tmtsblog 分類: 未分類 迴響: 0 瀏覽: 0
迴響列表
張貼迴響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裡發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觀點。